1. 祖拉迪拜祈祷小组赛
  2. 移動互聯網

安德烈·祖拉斯基:社交終局:多閃、馬桶MT和聊天寶的人性與微信之戰?

祖拉迪拜祈祷小组赛 www.exjyiw.com.cn 微信,馬桶MT

 

迎合、拿捏人性本性的后果我們不得而知,但是試探人性的后果,絕不是一個人、一個團隊、一家企業輕易能夠承受的。

2019年1月15日,頭條、王欣、錘子選擇在同一天發布產品殺入社交紅海。

只不過最后的結果可能讓大家失望了,沒有《紅海行動》的火爆,沒有“勇者斗惡龍”的熱血,沒有“三英戰呂布”的激情,更談不上“江南四大才子”指點江山,又或者是社交新勢力“F4”使命召喚;微信小小的揮了一下自己的“指揮棒”,張小龍繡口一吐“殺無赦”,人家這支“三國聯軍”瞬間就變成了“敢死隊”。

有人為多閃、馬桶MT和聊天寶打雞血,也有人為張一鳴、王欣和羅永浩的“無辜”鳴不平;自然也就有人看不慣微信和張小龍的“霸道”,一針見血。

殊不知這一群心血來潮的人,還曾在1月1日埋汰過羅振宇只會熬雞湯,又曾為1月9日張小龍的產品“潔癖”鼓掌;這才多久,互聯網又開始選擇性失憶了。

不是說這種為失敗者“鳴不平”的做法沒有意義,只是你站在一個邊緣人的角度在道德的“制高點”控訴成功者的做法“蠻橫”就有點不明所以。

微信的地位不是大風刮來的,它也遭遇過微博的封殺、來往的狙擊、陌陌的偷襲、頭條的戰爭和抖音的逆襲,不說九死一生但至少屢戰屢勝之后才有了現在月活10.8億的光景。

熟人社交微信一家獨大;興趣社交微博穩如泰山;陌生人社交曾有陌陌留下傳說,之后語玩和探探也算是不錯;匿名社交不缺Soul、一罐、唔哩星球、Uki這些后來者;主打閱后即焚的也有echo、POP引吭高歌;堅持做LBS的也不缺Spot、AliceMap異想天開;把用戶限定在學生群體的也有微臉Timing和Summer;專注于職場辦公的有釘釘、Lark和脈脈;另外還有工具型社區平臺抖音、秒拍、即刻、得到、簡書、豆瓣、知乎、喜馬拉雅和片刻;以及死在了通訊簿上的米聊、易信、來往、飛信、飛聊和子彈短信。

要知道,站在微信的立場,所有妄圖在社交緯度搶奪用戶注意力和時間的,都照殺不誤,當然,騰訊系的除外;封殺是它的權利、放行是它的氣度,畢竟不管是多閃、馬桶MT和聊天寶,還是張一鳴、王欣和羅永浩他們的出發點都沒有想象中的那么“單純”。

之所以和微信切割主要還是為了避開微信的核心腹地想在“社交戰場”上分一杯羹,怕誤傷、怕遭遇、更怕踩雷,只是不曾想到不管多閃、馬桶MT和聊天寶如何做、怎么說,微信都視若無睹依舊亮起了“紅色警戒”。

在這里我們說多閃、馬桶MT和聊天寶是在“裝腔作勢”“蒙混過關”也好,我們罵微信“一夫當關”“獨斷專行”也罷,在這個既成的事實面前我們抬舉誰、譴責誰意義都不大。

尤其是微信已經進入了社交關系的下一個底層戰場——小程序(小游戲),并且還有可能和Facebook、Google、Netflix站在同一條起跑線上挑戰Apple基于硬件的App生態邏輯;也就是說微信已經走到了游戲通關門卡準備挑戰最終Boss了,但多閃、馬桶MT和聊天寶卻只是剛剛“轉生”在新手村。

當然,我們并不否認“多閃”含著金湯匙,人家雖然是新手,但人家是“富二代”啊,抖音日活2.5億、月活5億的資源可不是誰都能給的。

“馬桶MT”也背負著極其重要的使命,它渾身沐浴著超神器“快播”的余蔭,聽說似乎還有區塊鏈和人工智能加成。

至于“聊天寶”一沒出身、二沒財氣,但人家羅永浩從來都不是一盞省油的燈。

相同的是多閃、馬桶MT和聊天寶都背負著一個人、一個團隊、一家企業的使命而來;不同的是多閃想要推陳出新、馬桶MT打算另辟蹊徑,聊天寶準備投機取巧。

所以在“兩微一抖”的社交網絡大勢之下,多閃、馬桶MT和聊天寶能做的只有先“見縫插針”,然后再“伺機而動”;挑戰微信,至少在目前想都不要想。

一、多閃

據官方介紹,“多閃是一款為年輕用戶設計的視頻社交產品,想通過發送視頻聊天的方式來聚合親密好友關系?!?/p>

但事實上,多閃是把抖音的私信功能拿出來,做了一個獨立應用,就像Messenger 之于 Facebook 。

為了鼓勵年輕用戶在多閃聊天,它支持直接在聊天框內搜索表情包,且發布的隨拍視頻在 72 小時后就會轉為僅自己可見;因此,它更像是Messenger 和Snapchat 的合體。

而這個時候我們或許就能理解微信7.0版本更新,急于推出“時刻視頻”(拍攝視頻24小時后轉為自己可見)的良苦用心;微信在朋友圈中塞入一個“抖音”,不就是在防備抖音把自己“朋友圈”化嗎?

雖然今日頭條 CEO 陳林一直強調:多閃和微信要做的事情不一樣,微信在做像手機通訊錄一樣的通訊基礎設施,而多閃只是想做親密社交;他希望微信不要把多閃當競爭對手,不要“格殺勿論”。

但其實,相比于頭條和微信的正面硬剛(抖音微信大戰;2018年11 月 17 日,在今日頭條生機大會上,宣布上線頭條小程序功能),多閃用的是一種比較委婉、溫和的方式打算突破微信社交的護城河。

尤其是多閃只支持抖音賬號登錄的設定,它無疑為抖音2.5億日活構筑了一條新的護城河,而一旦多閃成功,抖音就有可能像微信一樣給抖音孵化出越來越多的生態子集,那些頭條在抖音上無法實現的商業化運作,類多閃都能一一驗證。

抖音和頭條不同,抖音的用戶沉浸度明顯高于頭條,基于抖音KOL和用戶之前的“強關系”,抖音的生態似乎潛力無窮。而微信封殺多閃,很大程度就是微信是過來人,她不允許第二個頭條系“微信”的誕生。

但是一件事情往往具有兩面性,抖音的日活和月活數據固然喜人,但是用戶的注意力有限,以前是沒得選,但是現在到底是看網紅發布的視頻,還是看好友發布的視頻就給用戶人為增加了選擇成本。尤其是多閃打出來的口號“親密社交”,這對于抖音一貫的“視覺系”無疑是一種“爭寵”。

所以本質上,多閃是在“透支”抖音的想象力;當然,多閃的出現也可能倒逼抖音以往“視覺系”的“升級”,用戶減少的注意力必然會影響抖音的整體流量,而這個時候抖音大量底層“抖主”很可能就會成為受害者。

這無疑是一次人性的試驗,討好一部分頂層用戶然后殺死剩下的底層“民工”,畢竟,他們已經完成了自己的歷史使命。

二、馬桶MT

社交終局:多閃、馬桶MT和聊天寶的人性與微信之戰?

據官方介紹,“馬桶MT是一個人脈暗網,是朋友圈的影子,所有微信上看不到的聽不到的,甚至是被刪除的內容都可能出現在這里?!?/p>

打開馬桶MT App,這是一款集圖片+語音+文字+投票+紅包于一體的匿名聊天工具;用戶可以發布“悄悄話”和建立話題“群聊”,在此過程中,可以添加紅包,讓參與的好友瓜分紅包。

馬桶,這個詞已經說明了這款App的本質——劍出偏鋒。

當然,這或許和王欣的個人經歷有一定關系,王欣成就了快播的同時,快播也給王欣打上了標簽;信奉“技術無罪”的王欣比信奉“算法沒有價值觀”的張一鳴更加“極端”。

固然,快播是一款好的產品,卻不符合倫理,而這個“隱患”被王欣又一次強加給了“馬桶MT”——馬桶是匿名熟人社交,依舊在道德邊緣摩擦。

雖然王欣解釋過馬桶的由來,而馬桶也確實能夠帶給人某種“獵奇”的快感;但我們不能否認,馬桶MT這款匿名社交App一誕生就承擔著生命無法承受之重——如果只是微信封殺,還可能是微信怕了,但是接連官網、iOS下載失效,就一定是軟件的本身有問題。

雖然王欣本人回應過匿名社交的風險問題:以“人工+人工智能”過濾,杜絕政治敏感與色情,但顯然,馬桶MT并沒有想象中的完美。

我們知道匿名的最大隱患就是:在匿名的環境中,用戶解開了現實的束縛,變得肆無忌憚,造成了謠言、政治、兩性等與社交本質背道而馳的聊天內容不可控,最終釀成惡果。

馬桶MT顯然知道這些人性的“陰暗面”,但它依舊做起了“匿名熟人社交”,這是在考驗自己的技術水準,更是在考驗人性。

三、聊天寶

社交終局:多閃、馬桶MT和聊天寶的人性與微信之戰?

據官方介紹,“聊天寶是一款可以獲得獎勵的聊天軟件,聊天、看新聞、邀請好友、購物,都能獲得獎勵。同時,聊天寶也是一款超高效率的即時通訊應用,針對查看、發送及處理消息都做了大量優化?!?/p>

聊天寶和羅永浩一貫的風格類似,錘子、堅果、TNT、地平線,這些包含“具象”感的命名似乎總能在消費者心中快速找到自己的定位。

如果說多閃還有一種逛商場的感覺,琳瑯滿目;馬桶MT有一種逛游樂場的感覺,興致勃勃;但是看見聊天寶就有一種逛菜市場的感覺,意興闌珊。

當然,也不是說聊天寶就沒有需求,就像天貓、京東大行其道之下依舊殺出了拼多多,在頭條、微信的大張旗鼓之下依舊誕生出趣頭條;換一個角度:如果說微信是短視頻領域的“抖音”,那么聊天寶就是短視頻界的“快手”。

相比于微信對熟人社交,抖音對音樂創意社交的專注,快手和聊天寶就走向了另一個極端,更寫實、更大眾、更全面、是一種社區,更是一種平臺。

但不知為何聊天寶居然透露出一種10年代APP的年代感,尤其是整個金元寶式的LOGO和手機里的App格格不入。從某種程度上來說:延續自子彈的UI有多大創新先不說,聊天寶更像是一個以子彈短信為魂、吸收了趣頭條、拼多多作為血肉的社交軟件大雜燴,用戶體驗自然一言難??;尤其是在用戶推廣上借鑒了趣頭條的獎勵機制,聊天寶導入好友有獎勵,最多得2000元現金,我們不得不懷疑,老羅這到底是承受了多大的壓力,做了多大的“妥協”?

一邊保持懷疑的同時,我們也需要給老羅一點時間,畢竟他就是那個站在“社交網絡”門口的“野蠻人”,他在拿捏人類的本性:趨利;他打算用另一套邏輯撕扯出一片“無主之地”。

我們可以質疑老羅的審美,質疑老羅對這一款app的“投入”,但是我們卻無法懷疑老羅的洞察:在社交領域根本就沒有機會,但下沉市場或許還缺少一個領軍人。如果社交的下沉市場非要有一個巨頭,那為什么不能是聊天寶呢?

社交終局:多閃、馬桶MT和聊天寶的人性與微信之戰?

整體上來說:多閃是在現有社交網絡生態之上的延展,是基于抖音硬剛微信的一種生態試探,它想走到微信的前面;馬桶MT則是走到了現有社交網絡的對面,它想在熟人網絡和匿名社交之間搭一架橋;至于聊天寶更多的是基于市場方面的考慮,想要把拼多多和趣頭條的成功復制到社交網絡之上。

換一個角度:多閃還算發揮正常,也不負頭條系逮著機會就一擁而上的名聲;到馬桶MT就有些畫風詭異,劍出偏鋒,當然,這也符合王欣瞄準一個市場深度挖掘的性格;至于聊天寶,已經不是畫風和陣容等等簡單的問題了,老羅大概把錘子在硬件上的邏輯搬到了社交網絡,我們目前面對的只是“初號機”,我們可以抱有期待,但是市場留給老羅的時間已經不多了。

我們都知道當下的社交網絡被微信“荼毒”已久,我們的一舉一動、一顰一笑都活在微信的既定規則之下,2018微信“七年之癢”的時候就已經有無數人扛起了“逃離微信”的大旗,但現實是我們根本就離不開微信。

在這種復雜的情感下,才會有抖音“節節攀升”,子彈短信“曇花一現”,我們需要新鮮感、需要微信之外的體驗,剛好這個時候,多閃、馬桶MT和聊天寶結伴而來。

  • 多閃迎合人性。
  • 聊天寶拿捏人性。
  • 馬桶MT考驗人性。

迎合、拿捏人性本性的后果我們不得而知,但是試探人性的后果,絕不是一個人、一個團隊、一家企業輕易能夠承受的。

最后,你別看多閃、馬桶MT和聊天寶擺出一副和微信“互不相干”的架勢,但其實它們的用心很可能是在搶占5G時代臨門一腳最后的門票,張一鳴想要給抖音賦能的機會、王欣想要給自己的人生找到翻盤的契機、羅永浩想要給錘子找到一線生機;他們知道微信的強勢、也知道自己的脆弱,但當下這個時代已經沒有了給他們試錯的機會。

于是他們“揭竿起義”,這是他們最后的反撲,也是他們最后的“救贖”。

 

作者:幻夢邪魂,授權青瓜傳媒發布。

來源:幻夢邪魂

本文由青瓜傳媒發布,不代表青瓜傳媒立場,轉載聯系作者并注明出處://www.exjyiw.com.cn/116767.html

聯系我們

18205969981

在線咨詢: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
郵件:[email protected]

工作日:9:30-18:30,節假日休息

QR code